河南經濟新聞網 ? 歷史 > 正文 騰訊微博 新浪微博

一位紅軍將領的死為何引發1958年兩位老帥矛盾

核心提示:1958年5月在軍委擴大會議上,在批判劉伯承的教條主義“錯誤”時,彭德懷元帥說:“劉伯承身上有很嚴重的教條主義,不但影響了南京,就連北京(指訓練總監部)也有些吹鼓手,抬轎子的。

   1958年5月在軍委擴大會議上,在批判劉伯承的教條主義“錯誤”時,彭德懷元帥說:“劉伯承身上有很嚴重的教條主義,不但影響了南京,就連北京(指訓練總監部)也有些吹鼓手,抬轎子的。不要忘了,紅軍時期,他的教條主義是逼死過革命同志的。”他指的就是余天云。
 
    余天云 資料圖
 
    本文摘自:中國新聞網,作者:李意根,原題:揭秘余天云之死:引發兩位老帥矛盾的紅軍指揮員
 
    1958年5月在軍委擴大會議上,在批判劉伯承的教條主義“錯誤”時,彭德懷元帥說:“劉伯承身上有很嚴重的教條主義,不但影響了南京,就連北京(指訓練總監部)也有些吹鼓手,抬轎子的。不要忘了,紅軍時期,他的教條主義是逼死過革命同志的。”他指的就是余天云。
 
    由于路線斗爭和年代的久遠,加之當事人回憶的不一,關于余天云的死因變得撲朔迷離,說法不一。
 
    最早對余天云死因作出結論的是張國燾,認為余天云死于心理的脆弱。余天云的死,震動了全軍。張國燾第一次承認,“四方面軍的干部,軍閥習氣相當嚴重。”但他又很傷心,畢竟余天云是他一手提拔起來的。在埋葬余天云時,張國燾講了話。他首先痛悼余天云之死,褒揚他過去的戰功,說余天云曾幾次負傷,不惜個人犧牲來為革命爭取勝利。然后,張國燾又強調指出,自殺行為是不對的,“一般同志要經得起批評和處罰的考驗,紅軍紀律應當嚴格,高級干部也應同樣遵守。”從這里可以看出,張國燾認為余天云是因為心理承受能力差而導致自殺的。應該說,有一定的道理,但不是主要原因。
 
    對余天云死因第二次作出結論則是在西路軍失敗,特別是張國燾叛變以后,認為余天云死于張國燾的迫害。一部分人由于“左”傾觀念比較嚴重,把余天云塑造成“反對南下”和反對“另立中央”的英雄,說余天云軍長對張國燾的家長式作風一向很反感;因為后來紅軍大學政委何畏也離開了紅軍,于是何畏這個小人打小報告誣告,張國燾把余天云當作“犯人”,最后導致余天云死亡。在這種論調的支持下,余天云在1945年七大召開時獲得了平反,還被授予烈士稱號。應該說,余天云授予烈士是可以的,盡管他有這樣那樣的缺點,但畢竟他為中國的革命事業作出了巨大貢獻。不過,如果是因為“反張國燾”之說而被評為烈士,則顯得有點狹隘,余天云那個時候應該還沒有完全認清張國燾的錯誤,說他是反張國燾錯誤路線的英雄有點拔高之嫌。
 
    余天云死因的第三個結論和劉伯承元帥有關,這種觀點認為是劉伯承間接地害死了余天云。1958年5月在軍委擴大會議上,在批判劉伯承的教條主義“錯誤”時,彭德懷元帥說:“劉伯承身上有很嚴重的教條主義,不但影響了南京,就連北京(指訓練總監部)也有些吹鼓手,抬轎子的。不要忘了,紅軍時期,他的教條主義是逼死過革命同志的。”他指的就是余天云。好在余天云只是張國燾的愛將,而且毛澤東對此并未過多去說什么。只是淡淡“唔”了一聲,說道:“余天云還是個娃娃嘛,想不開,尋了短見,怪不得誰。”這個事也就沒有再多追究。劉伯承逼死余天云的說法是完全站不住腳的,作為校長的劉伯承批評余天云的行為是正常的。
 
    近年來,關于余天云的死因,又逐漸集中到張國燾身上來。據川陜蘇區將帥碑林辦公室主任張崇魚采訪記載:余天云有個堂弟叫余天生,1928年參加革命,解放后曾擔任過桂林軍分區副司令。1997年8月24日余天生接受采訪時,為余天云抱屈,認為余天云是因為戰功顯赫,所以被人嫉妒,受張國燾打擊迫害,撤去軍長職務。胡奇才將軍也贊成這個觀點。他說:余天云“個性強,脾氣急躁,常沖撞張國燾。余天云自殺是張國燾迫害所致。當時已負傷的余天云不滿張國燾對他的處置,過丹巴馬河鐵索橋時,就勢從擔架上往橋下一滾,掉下了滔滔急流。可惜了。”
 
    因為存在這些分歧,因此,對于余天云的死,官方的表態非常的謹慎。到目前為止,關于余天云的權威評價有兩次,一次是《紅四方面軍烈士名錄》,一次是《解放軍報》,兩者都將死因簡單的說成是“溺水”而亡。
 
    《紅四方面軍烈士名錄》是這樣記載的:“余天云,湖北黃安(今紅安)人,1906年生,農民出身,1927年11月,參加黃麻起義。1928年加入中國共產黨。曾在紅十一、紅一、紅四軍任班長、排長、連長、營長。1932年,任紅四軍12師36團團長。參加創建鄂豫皖革命根據地的斗爭和四次反“圍剿”作戰。同年12月,隨紅四方面軍西征入川。率部參加反三路圍攻。1933年7月,任紅三十軍軍長。參加三次進攻戰役和反六路圍攻作戰。1935年4月,參加強渡嘉陵江戰役后,開始長征。5月,參加上門戰役。7月,調任紅三十一軍軍長。同年冬,在川康邊地區參加綏崇丹懋戰役和天蘆名雅邛大戰役。不久,入紅軍大學學習,并兼任高級指揮科科長。1936年4月,于四川丹巴渡河時,溺水犧牲。”
 
    在紀念紅軍長征勝利70周年的系列活動中,《解放軍報》2006年8月31日,專門刊發了題為《中國工農紅軍高級指揮員余天云》的文章。對余天云的死因是這樣描述的:“……4月隨部隊轉移途中,于西康省丹巴縣(今屬四川省)渡河時不幸溺水犧牲,時年30歲。”
 
    不管是死于何種原因,歷史最終給了余天云一個公正的評價,把他稱為我“紅軍時期的高級指揮員”,這個應當是客觀的、公允的,是經得起歷史檢驗的。
責任編輯:張麗萍

分享到

微乐龙江麻将手机版挂 甘肃Ⅱ选5走势图 山东时时 广东十一选五模拟投注 快乐十分20选8走势图 老时时360开奖票 七星彩走势图带坐标连线 河北11选5奖 河南481电视直播 赛车pk拾高手技巧 江苏11选5开奖号码 黑龙江省11选5专家预测 韩国快3是真的吗 刮刮乐在线刮手机版app im体育吧 360江西时时走势图 广西快乐双彩势图